<li id="jf4qb"><acronym id="jf4qb"></acronym></li>
      <dd id="jf4qb"><track id="jf4qb"></track></dd>

      <button id="jf4qb"><acronym id="jf4qb"></acronym></button>

      估值下滑、IPO低迷 硅谷科技公司紛紛尋求債務融資

      編譯 / 維金

        據報道,美國的科技創業公司傳統上會依靠硅谷財力雄厚的投資者來提供資金,支撐快速發展。然而目前,這些創業公司正被迫尋求其他融資途徑以維持業務,同時避免估值的大幅下滑。

        過去一年,美國風投融資筆數急劇減少,而IPO(首次公開招股)市場表現低迷,導致許多未上市的科技公司面臨資金緊張的局面。領先的科技創業公司已經開始大舉削減成本,在整個科技行業掀起了一股裁員潮。與此同時,根據對風險投資人、創業者、養老基金和銀行家的采訪,隨著越來越多公司現金吃緊,它們正在尋求創新的融資安排。

        目前,創業者開始關注債務融資渠道,包括過橋貸款、結構性股權融資、可轉債、可公開參與的債券,以及清算優惠條款等。債務融資幫助創業者避免“可怕的下一輪”,即以遠低于此前的估值去進行新的股權融資。

        一名來自硅谷風投圣地Sand Hill Road的投資人表示:“所有人都在采取修正措施?!盨and Hill Road聚集了硅谷頂級的風險投資機構,包括紅杉資本和安德森-霍洛維茨等。

        由于市場的低迷很可能將持續至明年,這名投資人表示,即便是資金充裕的科技公司創始人也在研究,需要進行什么樣的調整,才能生存更長時間,以及如何把原計劃明年進行的融資推遲到2024年。

        信息安全公司Arctic Wolf今年就進行一輪龐大的債務融資。該公司于10月份發行了4億美元的可轉債,是其此前規模最大股權融資的兩倍。Arctic Wolf目前的估值為43億美元,獲得了Owl Rock Capital等投資方的投資。

        此前獲得軟銀投資的外賣應用Gopuff于3月份進行了10億美元的可轉債融資,隨后也在持續探索如何增加借款。該公司去年年中完成了一輪超過20億美元的融資,估值達到150億美元。

        這些可轉債通常會帶有轉換溢價,投資者最終可以以高于IPO發行價的價格將其轉換成股票。這樣的交易意味著,投資方認為公司在上市后股價會上漲。

        私募股權公司Baillie Gifford投資人克里斯·艾弗戴蒙(Chris Evdaimon)表示,可轉債融資是“把易拉罐踢到路邊”?!斑@些融資大多數是由現有投資方牽頭的,投資方也表示,現在不想卷入到令人不愉快的估值討論中?!?/p>

        Coatue Management和Viking Global Investors等知名私募投資機構傳統上專注于公開的股權交易。不過今年早些時候,它們開始募集資金,專門用于創業公司的結構性股權交易。

        Coatue的目標是為其基金募集20億美元。該公司創始人菲利普·拉豐特(Philippe Laffont)表示:“對一家非上市公司來說,市值突然下降75%或80%會造成巨大的風險。我們現在可以提供另一種融資渠道,讓你有更多時間來發展業務?!?/p>

        對科技創業公司來說,這樣的大規模債務融資以往非常罕見。在過去十幾年時間里,表現良好的科技創業公司可以獲得風險投資人的大筆投資,以推動快速增長。

        然而根據投資行業數據公司Preqin的數據,今年前11個月,新的風投交易總規模同比下降42%,至2860億美元。硅谷律師事務所Cooley則表示,該律所服務的創業后期風投交易總價值今年大幅下降了近80%。

        這一趨勢背后的原因包括科技股股價大跌、宏觀經濟環境面臨不確定性,以及利率的不斷上升。目前,美國股市IPO的規模已經跌至自2009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導致已經成熟的非上市公司及其投資方失去了一個關鍵的融資和投資退出渠道。

        加州New View Capital的創始人拉威·維斯瓦納桑(Ravi Viswanathan)表示:“明年將是最嚴峻的一年??傆幸惶?,即便公司已經持有18到24個月的資金,也必須進行融資。這將帶來巨大的陣痛?!?/p>

        在Sand Hill Road,風投公司正在評估各自的投資組合,并向創業者發出預警,提示創業者資本市場可能還將繼續關閉一年,而它們的策略應該從增長轉向生存。最難以籌集新資金的可能是從事電池制造和機器人開發等資本密集型,同時尚未盈利的公司。

        一家機構投資者表示:“我們正陷入一個近乎瘋狂的環境。如果你以偏低的估值進行融資,同時覺得自己作為創始人或管理團隊做得很好,那么現在你將遭到反噬?!?/p>

        一家大舉投資科技行業的大型養老基金的投資經理表示,尋找新的融資方式以保護公司的估值水平是一種“古老的策略”,但“我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看到如此巨大的數額,這影響到了所有人”。

        還有一些公司正在嘗試說服投資者,以與上輪融資相同的估值進行更多投資,同時接受對公司相對不利的基礎條款。

        一名投資銀行家表示,隨著創業公司變得更加孤注一擲,“骯臟的”融資協議正在流傳。這些融資方案表面上維持了被投公司當前的估值,但附帶條件對新投資者更有利。

        咨詢公司Kroll硅谷負責人格倫·科尼克(Glen Kernick)表示:“投資人說,我們將以同樣的價格買入股份,但希望獲得優先地位,并在流動性安排方面排在首位?!备鶕吹降囊恍┤谫Y協議,在被投公司出售或破產的情況下,新投資方可以獲得比其他股東多出一倍的投資回報。

        根據媒體報道,開發智能健身設備的Tonal Systems今年早些時候就達成了這樣的融資協議。

        如果公司的估值下降,那么這樣的融資結構對以往的投資者來說將非常殘酷,這其中包括持有公司期權的員工。這對公司管理團隊來說是一種權衡,要么接受公司估值下降,要么接受懲罰性條款,這些條款有可能造成股東的不滿和沖突,或是抹去員工持股的價值。

        一些公司正在對內部股票進行重新定價,以提高員工期權的股價上行空間。今年10月,外賣應用Instacart連續第三次下調內部估值,從2021年的390億美元下調至130億美元。同樣,歐洲最具價值的科技創業公司Checkout.com也將內部估值大幅下調至約110億美元,遠低于1月份時的400億美元。

        內部估值與外部投資方決定的優先股價格是彼此分開的。因此,調低內部估值可以降低員工持有期權的成本,使員工受益,為員工在未來的IPO或公司出售時提供更大的利潤空間。

        Sand Hill Road的這名投資經理表示:“我們正在告訴被投公司,不應該繼續依賴幾年前市場異常繁榮時的估值。最好現在就去‘服藥’?!?/p>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亚洲特级毛片AAAAA

        <li id="jf4qb"><acronym id="jf4qb"></acronym></li>
          <dd id="jf4qb"><track id="jf4qb"></track></dd>

          <button id="jf4qb"><acronym id="jf4qb"></acronym></button>